中国金融情报局网-关注品牌质量,聚焦时代发展!

网站首页

中国金融情报局网

A股疯涨攻下3100点 权益类基金逆袭

当前位置:中国金融情报局网 > 资讯 > 财经 > 正文  2019-03-07 16:09:29 来源: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邸凌月 刘春燕 深圳 北京报道

在外星人疯狂了一把后,A股也上演了疯狂的一幕。

3月6日,沪指重上3100点,沪深两市成交额达到11063亿元,创2015年11月以来新高。收益于此,基金表现也非常抢眼。最突出的则为权益类基金,截至3月6日,年内涨幅达18.04%,一洗前耻,其中分级基金由于其高杠杆属性,收益翻倍不在话下。

冰火两重天。“相比2018年,债市投资的性价比有所降低,投资操作难度加大。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收益高于货基就行。”相较于权益类基金,华南某大型公募基金经理较为保守地表示。目前来看,债基净值年内涨幅仅2.07%,天弘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降至2.43%,对于固收基金经理来说将面临不小的挑战。

权益基金逆袭 分级基金上演末日疯狂

农历新年后,A股势如破竹。截至3月6日,上证综指年内涨幅为24.39%,实现冲上3100点“小目标”。

受此带动,权益类基金迎来“逆袭”,据wind资讯显示,今年以来,截至3月6日,权益类基金(股票型+混合型)净值平均涨幅达18.04%。4382只权益类基金中,17只基金净值较年初已实现翻倍;另有72只基金年内收益率超50%;年内回报率不足20%的基金有2306只,其中仅50只基金处于负收益。

值得注意的是,年内净值涨幅超50%的89只产品中,85只均为分级基金;17只翻倍基金中15只是分级基金,其中大成中证互联网金融B(502038)以156.13%回报率位居榜首,其次是国泰深证TMT50B(150216)、申万菱信电子行业B(150232),年内净值涨幅分别为147.12%、137.79%。

567.png

上一次分级基金突然疯狂还是在2014年,对于突如其来的宠爱,招商基金某从业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年初以来,股市表现较为亮眼,部分板块领涨,相关指数基金涨幅较大,而分级B基金因为具备杠杆属性,上涨速度更快。

“考虑到分级B基金的高杠杆属性,投资风险相对较大,股市上涨时其固然涨幅更高,然而也应看到下跌时其跌幅也会更大,并可能触发下折风险。建议投资者理性看待市场涨跌,充分了解投资品种的风险收益特征,并根据自身风险承受能力、投资期限、投资目标等审慎地进行分级基金投资。”该人员表示沪指上了3100点,投资者太疯狂令人担忧。

不过,分级基金也将迎来末日狂欢。

根据监管部门的规定,至2019年6月30日前,总份额在3亿份以下的分级基金应完成清理;总份额在3亿份以上的分级基金最后清理期限为2020年底。而在近期行情推动下,不少分级基金的规模相较于去年底出现了明显增长,这明显是会加大基金公司清理的难度。

“目前分级基金赎回尚无限制,但申购受到限制,同时根据《分级基金业务管理指引》,分级基金的子份额买入和基础份额分拆需投资者在申请权限开通前20个交易日名下日均证券类资产不低于人民币30万元,部分渠道和部分投资者可能无法申购或买入。”上述人员如是说。

固收产品收益节节下行

权益类基金的表现如沐春风,然而货币基金、债券基金等固收类产品收益却压力倍增。

据Wind资讯显示,截至3月6日,今年以来公布收益的债基共有2229只,平均收益率仅为2.07%,而在去年,债基以4.17%的平均收益率一举夺冠,狂甩权益类基金几条街。

风水轮流转。业绩排名方面,纯债基如今成了拖后腿产品,信达澳银纯债(002554)年内净值下跌12.5%,排名倒数第一,东吴鼎利(165807)、新华恒稳添利C(002867)、北信瑞丰稳定收益C(000745)等中长期纯债基均实现不同程度的负收益。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2018年,今年可转债基取代纯债基成为债基里的“香饽饽”,收益率排名前30的产品基本都被可转债基金包揽,例如博时转债增强A(050019)、华富可转债(005793)、南方希元可转债(005461)、鹏华可转债(000297)等均实现20%以上的回报率。

为何会出现两极分化?

“转债分析绕不开股市。从股权风险溢价看,股票市场配置价值出来了。”某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道,“可转债主要机会来自正股牛市或大幅波动时期,从风险收益特征看,需重视攻守均衡的平衡型品种,偏债型指数回报偏弱,投资偏债型品种的价值在于等待市场下行趋势反转后,坚持持有并享受平衡型这段收益,偏股型指数波动偏大,可能更适合市场相对明朗后的右侧投资。”

该人士还表示,从资产属性看,可转债指数不太适合长期持有,把握周期性机会很重要,需重视择时;另外,限制单券比例能显著降低指数波动性。

此外,华南某大型公募基金经理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国内基本面来看,2019年地产投资将继续放缓,而基建在地方债放量的影响下或有企稳,但托底力度有限。从政策层面来看,考虑到中美短端国债已经倒挂,央行下调利率的空间有限,将更多采取降准,促进贷款等数量型货币政策,在宽松货币政策背景下,市场利率仍有一定下降空间。

“相比2018年,债市投资的性价比有所降低,投资操作难度加大。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高于货基就行。”该基金经理保守地认为。

事实上,货币基金的日子也不好过。

货币基金凭借其灵活、低风险的优势迅速成长壮大为一只举足轻重的队伍,天天基金网显示,2018年货币基金规模再次攀上一个新台阶,总规模达到8万亿左右。

规模不断扩张的同时,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宝宝类货币基金收入普遍下滑,甚至有的宝宝类基金7日年化收益已经跌破3%,之后继续下行,如今连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天弘余额宝(000198)七日年化收益率也只能在2.4%左右徘徊,万份收益不足0.7元。

2018年06月01日,证监会与央行联合发布了《货币基金新规》,《新规》对“T+0赎回提现”实施限额管理,设定在单一基金销售机构单日不高于1万元的“T+0赎回提现”额度上限;要求除取得基金销售业务资格的商业银行外,禁止其他机构或个人以任何方式为“T+0赎回提现”业务提供垫支等。

近日,多名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货币基金的宣传仍在受限制,而且随着银行子公司这类“亲儿子”将获得“超级牌照”后,对基金公司的固收、货基都将带来不利影响。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