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情报局网-关注品牌质量,聚焦时代发展!

网站首页

中国金融情报局网

由于市场环境和客户需求不断发生变化,即行Car2Go不得不退出中国

当前位置:中国金融情报局网 > 资讯 > 科技 > 正文  2019-06-06 16:30:08 来源:新京报

Car2Go于2016年4月正式进入中国,并首选在重庆进行投放和运营。

继友友用车、EZZY等共享汽车平台宣布停止运营后,戴姆勒旗下汽车租赁公司产品即行Car2Go也宣布将于2019年6月30日正式结束在中国的汽车分时租赁运营。

此次退出中国市场,Car2Go中国方面表示,自2016年进入中国并开展汽车分时租赁服务,市场环境和客户需求都不断发生变化,“不得不在此与您告别”。

即行Car2Go宣布6月底停运

Car2Go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宣布暂停在重庆的日常运营,并将于2019年6月30日正式退出中国市场。同时,即行Car2Go宣布将采取具体的措施确保用户押金和账户上的资金得以悉数返还。对于满足押金退还条件的会员,即行Car2Go提前启动押金自动退还程序;对微信公众号钱包账户尚有余额的会员也已启动退还机制。

新京报记者在企查查上查询到,即行Car2Go是一家租赁有限公司,由戴姆勒全盘收购,提供出行服务,覆盖全国多个运营城市。据悉,Car2Go于2016年4月正式进入中国,并首选在重庆进行投放和运营,后将范围扩展至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

此次退出中国市场,Car2Go中国方面表示,近期即行Car2Go已经不再活跃,并暂停了重庆的日常运营。2016年即行Car2Go进入中国并开展汽车分时租赁服务至今,市场环境和客户需求都在不断发生着变化,“不得不在此与您告别”。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即行Car2Go中国官方网站已无法登录,APP上也显示站点暂无车辆可用。随后新京报记者致电Car2Go官方客服电话得知,由于运营调整,目前北京地区个人用户无法在APP上使用分时租赁业务。若想继续租赁Car2Go车辆,只能前往北京地区奔驰4S店与经销商进行沟通,租赁费用以官方公布信息为准。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Car2Go使用的是奔驰smart和腾势电动车两种车型,在保养、运营方面投入的资金都比其他共享汽车高出很多。再加上“低消费”的运营模式难免会加大企业资金压力。

传Car2Go或并入蔚星科技

对于Car2Go的未来,有猜测称其或将被并入到戴姆勒与吉利成立的新出行公司中。

3月28日,戴姆勒股份与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宣布,双方将成立合资公司并在全球范围内联合运营和推动smart品牌转型,致力于将smart打造成全球领先的高端电动智能汽车品牌,新成立的合资公司总部将设在中国,双方各持股50%。

5月9日,吉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新增对外投资,与戴姆勒移动服务公司共同出资成立蔚星科技有限公司,双方各自认缴出资8.5亿元,各占50%的股权。蔚星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达17亿元。

据公开信息显示,吉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定位于“大出行生态领域产业投资商与运营商”,旗下子公司包括曹操出行、小灵狗出行、左中右微公交、钱江摩托、国铁吉讯、太力飞行汽车、Joma、易保科技、吉利商旅等,下设新能源、出行服务、未来出行、线上生活和未来科技等业务群。

据此,有业内人士推测,Car2Go可能正在为并入新公司而进行内部调整。不过截至目前,并未有官方消息公布。即行Car2Go是否会重新在中国运营,或以何种形式运营都尚未可知。

共享出行企业仍存运营困境

事实上,在即行Car2Go宣布退出中国之前,早有一些分时租赁平台退出竞争。

2017年3月10日,国内电动车分时租赁公司“友友用车”称,由于投资款未如期到位,决定停止运营。友友用车线上APP、服务器及线下客服、车辆租赁业务均已停止服务,后续将接受用户退款。

2017年10月,共享汽车平台EZZY也对外公告称,公司已终止EZZY平台的服务,并开展清算及清偿工作。EZZY共享汽车平台CEO付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EZZY的失败在于在成本管理上没有做好。“如果EZZY的客单价在30元左右,那么他们很有可能要为此支付60元的成本。”2018年5月20日,麻瓜出行共享新能源汽车也正式停止服务。

首汽集团旗下共享出行公司GoFun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共享汽车车损概率和相应产生的金额较大,且用户使用过程中出现违法概率较高。仅过去一年,GoFun平台就产生超20万条违法记录,其中用户主动履约率近40%,被动履约率超50%,如不及时干预和处理,会严重影响平台正常运营。

另一方面,目前共享汽车用户渗透率在我国仍然不高。市场研究和咨询公司君迪发布的《2019年中国消费者共享汽车使用情况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消费者对共享汽车领域的分时租赁服务处于“尝试期”,品牌忠诚度不高。

此外,实际使用过程中用户体验不佳,也可能阻碍分时租赁服务的普及。上述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消费者在使用分时租赁服务时,对服务体验的关注度远远高于汽车品牌本身,消费者最看重的前三大因素分别是还取车方便(29%)、价格及服务(27%)、安全及保险(26%),而关注汽车品牌的用户仅占5%。

需求端增长乏力的同时,平台运营也是困难重重。《2019年中国分时租赁行业研究报告》显示,分时租赁成本投入主要包括车辆购置、运营网点建设、车辆保险投入的固定成本,以及车辆折损、停车费用、技术开发维护费用、车辆管理费用、用户端营销费用等运营成本,而收入却几乎全部来自于车辆的租金。由于分时租赁本身的产品定位和用户运营策略,共享汽车的租赁价格几乎是网约车和出租车的一半,且订单又在很大程度上受限于品牌规模,依照现有的商业模式,运营者很难达到收支平衡,并存续发展。

GoFun出行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谭奕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共享汽车属重资产、高成本行业,前期需要极大的成本投入。另外,共享汽车平台与传统的互联网平台不同,不能靠急切融资、快速烧钱来实现局部模式的复制,规模化发展更需要因地制宜。(记者 孙晓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