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情报局网

韩国经济在三季度坐上下滑的过山车 以低于预期的数据收场

当前位置:金融情报局网>资讯 > 国际 > 正文  2021-10-27 08:16:41 来源:北京商报

在二季度创下十年来最快的同比增速后,韩国经济在三季度坐上了下滑的过山车,以低于预期的数据收场。在这背后,虽然出口强劲,但内需仍旧疲软,投资也乏力,种种因素叠加,导致了最终的不理想。至于四季度,可能仍旧不太乐观,即便疫苗接种率走高令内需有了盼头,但全球供应链瓶颈依旧存在,而外需也会因此成为一块短板。

低于预期

停滞,是韩国三季度经济的关键词。当地时间10月26日,韩国央行公布三季度经济数据,整体而言,由于韩国本土需求下滑,以及建筑和设备投资疲软,三季度韩国经济增速明显放缓。

数据显示,韩国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长4%,不仅远低于二季度6%的增幅,也低于此前预估的4.3%;而从环比来看,下滑更明显,三季度GDP环比增长0.3%,低于二季度的0.8%的增幅,且仅为经济学家预期0.6%的一半。

比起今年上半年,这些数据着实不太乐观。去年受疫情冲击,韩国在去年一季度和二季度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环比增速分别为-1.3%和-3.2%,从三季度起,经济开始恢复,去年三季度、去年四季度、今年一季度、今年二季度,GDP环比增速分别达到2.2%、1.1%、1.7%和0.8%。其中,二季度同比增速达到6%,创下近十年来的最高纪录。

具体来看,三季度的疲软主要表现在消费和投资。当季,韩国私人消费较第二季度下降了0.3%,设施投资下降了2.3%,建设投资减3%,这三项指标对GDP的贡献率分别减少了0.1、0.2和0.4个百分点。

相较之下,出口表现可圈可点,增长了1.5%,成为拉动增长的主力,其中,出口又以煤炭、机械等为主增加1.5%,净出口将GDP拉高0.8个百分点。另外,政府支出方面也增长明显,涨幅达到1.1%。

对于全年的经济情况,韩国央行此前8月的预测是4%。彼时,正值二季度数据发布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还将今年韩国经济增速预期调升为4.3%。韩国央行分析认为,若今年二、三、四季度各季度环比经济增长率超过0.65%,那么今年全年经济增长率将可达到4%。

眼下,三季度的数据比之0.65%,接近腰斩,这意味着,韩国要想实现4%的全年经济增长,并非易事。但韩国央行仍然比较乐观,认为今年最后三个月经济反弹将带动经济实现全年增长4%的预期。央行官员们计划仔细审视疲软的经济表现,这一结果反映了导致投资受创的全球供应链阻碍以及削弱家庭支出的疫情限制措施。

还会加息吗

压力来到了韩国央行这一边,毕竟外界都在观望着,这个打响疫情以来加息第一枪的亚洲国家,接下来会作何打算。

今年8月26日,韩国央行决定,将基准利率从0.5%上调25个基点至0.75%,就此成为全球新冠疫情期间首个加息的发达经济体。同时,这也是韩国央行时隔2年9个月加息。到了10月,韩国央行决定维持基准利率0.75%不变。

但在会后的记者会上,韩国央行行长李柱烈表示,除非存在特殊风险,否则在11月会议上可以合理考虑加息。在李柱烈看来,预计疫苗普及率上升和放宽疫情封锁限制的行为将为韩国的经济提供新的增长动力。市场分析也认为,10月市场利率虽未连续上调,但为解决近期出现的物价上涨和家庭负债激增等金融不平衡问题,金融委下月有可能上调基准利率。

在经济学家Justin Jimenez看来,虽然韩国三季度的经济增长低于预期,但这可能不会阻止韩国央行在11月发出强烈的加息信号。

事实上,在此次三季度数据发布后,韩国央行也有所表态,称经济复苏仍在继续。另外,当天韩国政府债券收益率在数据发布后出现攀升,表明投资者并不认为这是加息的障碍。

对于加息的考量,李柱烈曾回应了关于“是否有必要上调基准利率以应对高油价带动物价上涨问题”的提问,他表示,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已连续数月涨超2%,通胀是重要的考量因素之一,预计包括油价在内的能源价格进一步上涨将对国内物价产生较大影响,CPI涨幅恐将超过8月预期。

的确,眼下韩国物价上涨趋势明显,9月韩国生产者物价同比上涨7.5%,这是自2011年4月以来的最大涨幅;同时,9月韩国CPI同比上涨2.5%。这是消费者物价连续6个月上涨2%以上,大幅超过政府物价管理的目标值。

为了应对潜在的通货膨胀问题,加息只是韩国的招数之一。就在26日当天,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议员Park Wan-joo表示,韩国政府计划暂时将燃油税创纪录地削减20%,以缓解油价飙升带来的通胀上行压力。目前,韩国汽油平均价格已突破1700韩元(约人民币9.26元),创七年新高。

不乐观的四季度

在察哈尔学会研究员、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家成看来,三季度的下滑是正常表现,现在韩国还处于第四波疫情蔓延中,尽管疫苗接种率已经突破70%,包括防疫措施在内,内部的经济活力受到疫情的抑制,对经济的抑制还是比较明显的。

“其实这几年,韩国的经济表现并不太理想,尽管经济依然在增长,但实际来看,普通民众从经济增长中得到的获得感不是太强,即便没有疫情扰动,韩国也面临着房价涨幅特别大以及通货膨胀的问题。”李家成指出。

展望四季度,李家成认为,实际增长可能不会太高。虽然从内需来看,10月到年底,也是韩国的购物季和打折季,包括线上在内的消费可能会有一定的复苏,但在外贸方面,韩国受外部市场影响较大。

当前,全球都经历着一轮前所未有的供应链危机。从汽车到大宗商品,从北美到亚太,都不胜其扰。在美国,100多艘船在最大的洛杉矶港和第二大的长滩港外排队,超过20万个集装箱“漂”在海岸线。

韩国也无法独善其身,仅仅在10月,全球集装箱海运价格与去年同期相比涨了3倍,在海运价格上涨的大背景下,今年上半年,韩国出口企业运费支出同比增加超过三成。消费端也受到影响,韩国快餐连锁店使用的冷冻薯条大多从美国进口,由于运输中断,多家门店处于长期断货或短缺的状态。

IMF已经将今年的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从3个月前的6%,下调0.1个百分点至5.9%。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指出,受疫情形势恶化的冲击,低收入国家的经济前景黯淡了许多;由于供应链中断,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形势近期也变得艰难。

“不确定性还是比较强”,李家成表示,投资也会与疫情形势息息相关,若疫情在冬季反扑,市场信心不足,投资就会受到影响。

至于政府会否采取措施护航经济,比如货币政策或者财政刺激,李家成认为,可能也要看文在寅政府是否想给经济注入新的强心剂。这一届政府的任期还剩半年左右就要结束了,如果文在寅想为下一届政府留下比较好的经济大盘,或者给自己漂亮收尾,可能会在经济举措上更积极主动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