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情报局网-关注品牌质量,聚焦时代发展!

网站首页

中国金融情报局网

ICU病房里的90后男孩 用实际行动感动我们

当前位置:中国金融情报局网 > 资讯 > 头条 > 正文  2020-02-01 17:00:56 来源: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

面对疫情,全国各省区市人民和湖北人民站在一起,勠力同心、同死神赛跑。在各省区市医疗队中,有这样一群稍显“特殊”的护士,他们是儿子,是父亲,是丈夫,他们是重症加强护理病房(ICU)里的90后。今天,就让我们来认识这个群体当中的三位。

章成武:我是ICU唯一的

一个男护士,我得过来

第一位是湖南省援鄂医疗队队员、衡阳市中心医院护士章成武。2018年5月份才刚刚毕业参加工作的他,是家中的独子,今年还不到23周岁。面对突然到来的这场“战役”,他主动请缨,在说服家人时表示,“既然我学了这个专业,就应该做好这个专业的本职工作。”

我是章成武,出生于1997年5月12日,也就是护士节那天。我老家是湘潭的,我现在在(湖南省)衡阳市中心医院(重症加强护理病房)ICU工作。刚开始(知道消息)还是忐忑,但是看自己身为ICU唯一的男护士,我觉得我有义务挺身而出,去执行这样比较有意义而又有一定危险性的支援活动,我觉得应该积极参加。

我是家里的独生子,(家里)就我一个。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我说我要过来,我跟他们说既然(当初)让我学这个行业,我就应该做好这个行业的本职工作;既然前方有需要,我就应该去,这是我的职责。我就这样跟家里面人讲,然后说服家里面人(之后),就过来了。

我们在医院的时候,领导也给我们培训了相关的理论和防护知识。我觉得对我有挺大的帮助,因为这也是一个提升的过程,这样我们更直观的理解该怎么做到更好的防护自己,会加强我们的知识。我是明天下午就(要开始)上晚班了。

我是2018年5月份毕业的,然后去工作了,工作一年半。我前面刚出来工作(的时候)就是在心血管内科和重症,感觉那些病人都是比较危险的病人,但是我感觉我也(坚持)工作过来了,对自己对于那种危重病人的患者的护理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我想对“战友”说,我们一起加油,我坚信我们一定能够取得这场没有硝烟战争(的胜利)。我想对自己说,加油,这也是一次提升自己、锻炼自己的机会,既然进来就好好工作,努力做到最好,然后安安全全地回家。

樊雷:护士长让我去吧!

我年轻没有家庭负担

山东省援鄂医疗队队员、青岛市中心医院护士樊雷是本次山东省来鄂第二批支援护士之一。(下图为护士张明轩)

我叫樊雷,我是1993年2月14日出生的,一个挺浪漫的日子,我是来自青岛市中心医院ICU一名男护士。我们山东省第二批援鄂医疗队是初四晚上落地的武汉,落地之后直接是乘大巴到黄冈,到第二天清晨吃完早饭,然后开了一个集体的大会,确定了自己的组,我是分到了第6组,极为重症组,我们组一共是60个人。说实话我们有防护的经验,但是面对这种三级防护我们还是很陌生的,因为我们在医院也就是一级防护。

我最开始其实接触这个事的时候感觉挺严重,可能会像当年SARS一样需要我们上前线。应该是初一,我就跟我的护士长说了,我说护士长如果需要我的话,我申请想去。护士长问我,她说你这么年轻可以吗?我说护士长我很合适,我没有家庭的负担。

其实我最担心的就是我爷爷,我是我爷爷抚养长大的,本来我爷爷是昨天过生日,从东北老家接到青岛想给他过生日的,结果我初四就走了,挺遗憾的。因为我爷爷已经得了阿尔茨海默症,时而明白时而糊涂的,再加上他耳背,不跟他说(我的事儿)他就不知道。

开始培训了之后,自己现在是穿脱防护服越来越熟练,心里也是越来越有信心的,最起码现在不是那么紧张了。如果说现在就通知我马上去医院的话,我有信心。尤其今天(30日)上午又有三位黄冈本地的主任给我们讲了一下他们的措施,像黄冈市中心医院ICU的主任来跟我们说,他们的医生、护士现在一例都没有感染的。

我希望我的同事们,每一个人都平平安安的,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能救更多我们湖北的同胞,黄冈的同胞。对自己说,我现在是一个男人了,我成长了。

张明轩:打赢这场仗,

然后平安回家好好陪孩子

我们最后一起来认识的这位男护士,是河北省援鄂医疗队队员、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护士张明轩。顾不上好好陪伴去年9月才出生的孩子,张明轩已经全身心投入到抗击疫情一线的护理工作中。

我是来自河北省医疗救援队赴鄂进行抗击肺炎病毒的队员,也是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的护士张明轩,我是正月初一的下午跟医院护理部提交的来武汉抗击疫情的申请,正月初二上午10点接到了这个任务,然后下午3点就要启程出发。培训完之后大家坐的是晚上8:30左右的火车,于第二天凌晨4:30左右到达的武汉。

乘坐大巴车、公交车前往驻地的时候,忽然就看见了公交车上写着“武汉加油”,当时我就想赶紧进入到这个工作状态,就是出于一名医务工作者、一名护理人员工作的本能。因为这边有疫情了,需要我们上我们就必须得上。

因为我们医院对口帮扶的医院是武汉市第七人民医院,当天晚上组长就和医院的领导对应的科室进行了一个交接,大概是晚上9点、10点左右,我接到了明天将要上班的任务。进去之后是换鞋,然后换衣服,还给我们准备了更衣橱,真的是特别暖心。我想在这种状态还能有这样的条件,让我更加坚定了在武汉和我的战友们共同打赢这场战役的决心。

进去之后就没有那种恐惧了,(其实)也就是这样子,跟我们平时护理的病人一样,只不过是我们有变化了,然后他们可能也有因为疾病的原因,有一定的传染性,我们也穿上了笨重的防护服。(当天)下午就收治了一个病人,是一个老奶奶,就跟她交流,然后鼓励她,让她尽快的恢复身体情况。时间过得很快,转眼5个小时过去了,我们要进行轮班吃饭。

我是2018年10月份结婚的,2019年过年的时候,也就是正月知道媳妇怀孕了,但当时医院已经批复让我去北京进修半年,我3月份去,9月份回来的,我是9月5日回来的,孩子是9月18日出生的,还好赶上他出生,短暂的陪伴,又到过年的时候又要来这儿。当时没有考虑到孩子的问题,没有考虑到如果我被感染了,孩子家人怎么办?所以在工作的时候一定要听从专家的指导,做好个人防护,把这场战争稳打稳地赢,然后平安归队,平安回到家庭,以后好好陪伴孩子。

来到武汉之后,突然发现,在我所在的重症监护护理团队,基本上60%-70%的人都是90后,我们已经不再是大家称呼的“小90”,我们已经能够承担社会责任,在国家需要我们的时候能够挺身而出,我相信(我们)护理人员能够保证完成任务,平安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