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情报局网

不当铁公鸡 争做分红牛 多家企业自调方案发红包

当前位置:金融情报局网>资讯 > 头条 > 正文  2022-06-11 05:35:22 来源:上海证券报

■不少公司通过调整方案加大分红力度,从不分红变为多分红,或从仅现金分红变为派送转套餐

■分红正成为上市公司回馈股东的主要方式,并愈发受到大股东的青睐

■按照现行规则,大股东减持的各种成本明显增加,长期稳定分红的公司开始获

调整方案只为给股东多分红,这一过往少有的现象,在近期屡次出现。

6月9日,南新制药发布公告称,拟对2021年度利润分配方案进行调整,由此前的不派现不送股不转增变为每10股转增4股。对于此次调整,南新制药解释称,这是结合公司的实际情况,考虑了公司长远发展与股份适当扩张的需要。

据上海证券报记者统计,2021年年报披露后,已有超40家公司对分红方案进行了调整,除去因股本数量发生变化而微调的情况,不少公司都是通过调整方案加大分红力度,从不分红变为多分红,或从仅现金分红变为派送转套餐。

在投行人士看来,分红已成为上市公司分享发展成果的主要方式之一。在政策暖风吹拂、价值投资理念渐入人心的大背景下,主动加码分红力度获得越来越多公司的响应。

从不分红到大手笔

梳理调整分红方案的40余家公司,新宏泽颇具代表性,其在发布年报时决定不分红,但在1个多月后,控股股东主动提出了分红提议,公司很快决定变更方案,将分红提上日程。

6月7日,新宏泽宣布,决定对2021年度利润分配预案进行调整,从不分红更改为10送2派现1元。受此消息影响,新宏泽6月7日开盘后快速拉升,涨幅一度超过2%。

具体来看,新宏泽在4月27日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了2021年度利润分配预案。彼时,公司决定,2021年度不派发现金红利,不送红股,不以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剩余未分配利润转结至下一年度。

然而,新宏泽近日却收到控股股东亿泽控股的提议函,后者提议将2021年度利润分配预案调整为每10股送红股2股并派发现金1元(含税)。以此测算,公司拟送红股3200万股,现金股利1600万元。

对于控股股东的提议,新宏泽董事会决定变更利润分配方案,并表示,变更后的利润分配预案积极响应了监管部门的监管理念和监管导向,有利于加强现金分红回报股东的力度,与投资者分享发展红利,增强广大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的获得感,履行上市公司的社会责任。

有意思的是,此前决定不分红,后又同意控股股东提议的新宏泽董事会,共有5名董事,其中张宏清、孟学、肖海兰为非独立董事,黄伟坤、黄贤畅为独立董事。张宏清、孟学通过亿泽控股间接持有上市公司64.77%的股权,为实际控制人,肖海兰在公司工作多年,自2014年7月一直担任公司总经理。

从仅派现到大套餐

不仅是新宏泽,近期已有多家公司宣布对2021年度利润分配预案进行调整,其中不少是科创板公司,这些公司调整方案的关键之处是增加“股本转增”选项。

凯赛生物4月7日发布公告称,确定2021年度的利润分配方案为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4.5元(含税),不送股不转增。4月25日,公司宣布,结合公司实际情况,经充分考虑公司长远发展与股本适当扩张的需要后,决定对上述利润分配方案进行调整,变更为,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4.5元(含税),同时每10股转增4股。

无独有偶,信安世纪4月12日披露2021年年报时称,2021年度利润分配方案为每10股派现5元。5月9日,公司宣布以新的利润分配方案代替此前的方案,新方案为每10股派现5元,同时每10股转增4.8股。

值得注意的是,在现金分红基础上,增加转增方案的不少是科创板公司。有投行人士解释称,科创板公司整体股本规模较小、股价较高,且科创板竞价交易一手为200股,高股价导致交易成本较高,通过送转股的方式进行分红,有助于降低投资成本,提高股票流动性。

至于利润分配方案调整这一情况,有上市公司高管表示:“分红需要考虑多方面因素,只要没开始执行,就可以根据公司情况进行调整。”

情况的确如此,晶澳科技4月29日公告称,考虑到公司定增方案正在推进中,从股东利益和公司发展等综合因素考虑,董事会建议公司2021年度暂不进行利润分配,也不进行资本公积转增股本。5月19日,晶澳科技宣布,由于定增方案已完成,公司决定对2021年度利润分配方案进行调整,变更后的方案为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5元(含税),同时每10股转增4股。

主动分红蔚然成风

“分红,尤其是现金分红,正成为上市公司回馈股东的主要方式,并愈发受到大股东的青睐。”有上市公司董秘表示。

本世纪初,A股市场炒作氛围较为浓厚,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往往看重减持收益,而非从上市公司获得股利收入。大股东不推动,上市公司自然不愿分红,而是把现金放在手中,用来开展新业务、涉足新题材。

随着政策持续发力,“铁公鸡”现象近年来在A股明显减少。“一方面,按照现行规则,大股东减持的各种成本明显增加。另一方面,价值投资理念渐入人心,长期稳定分红的公司开始获得估值溢价。两者相权,大股东越来越倾向于分红。”上述董秘介绍。

其进一步解释称,尤其是上市时间不长的公司,大股东往往持股比例较高,二级市场流通盘较小,减持会对股价形成很大的压力,分红非但不会令股价承压,反而会对股价有支撑作用,而且由于持股比例高,大股东也能从分红中获得较多回报。

数据显示,剔除2022年新上市的公司,2021年A股上市公司现金分红总额(包括股份回购,含已公告未实施)为1.81万亿元,较2020年增长19.41%。按照截至2021年末上市公司家数计算,平均每家公司的分红金额为3.87亿元,较2020年增长6.04%。

有业内人士认为,上市公司现金分红是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之一,是保护投资者权益、强化股东回报的体现,能有效提升上市公司质量,吸引长期资金入市。随着政策持续推进和上市公司质量的进一步提高,预计上市公司现金分红仍保持增长态势,更加有利于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

关键词: 上市公司 利润分配 控股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