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情报局网-关注品牌质量,聚焦时代发展!

网站首页

中国金融情报局网

神通科技因虚假承诺被罚,曾超低价购买资产

当前位置:中国金融情报局网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2020-09-07 09:30:41 来源:国际金融报

近期,神通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神通科技”)预更新披露了招股说明书,拟主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8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神通科技业绩依赖前五大客户,但表现不理想,同时,其还曾经以超低的价格购买公司,但最后是亏是赚,无从知晓。

依赖前五大客户

据了解,神通科技主营业务为汽车非金属部件及模具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汽车动力系统零部件、饰件系统零部件和模具类产品等。其中,动力系统零部件包括进气系统、润滑系统、正时系统等产品,饰件系统零部件包括门护板类、仪表板类、车身饰件等产品。

2017年-2019年(下称“报告期”),神通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约16.9亿元、17.56亿元、15.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5亿元、1.39亿元、1.17亿元。

可以看出,在上述时间段内,神通科技的营收出现波动,而净利润更是在持续下降,特别是2019年,神通科技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9.45%和15.83%。

记者进一步查询发现,神通科技2019年大部分产品的单价或销售量较2018年出现了下滑,尤其是进气系统、润滑系统、正时系统的单价和销量双双出现下滑。

客户方面,神通科技之所以能实现上述业绩,主要是依赖公司的前五大客户。报告期内,神通科技由前五大客户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3.9亿元、14.76亿元、13.77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82.27%、84.04%、86.58%。也就是说,神通科技每年至少有八成的业绩来自前五大客户。

对此,神通科技表示,如果未来下游主要客户与公司合作模式发生变化,或者下游客户自身经营发生不利变化而减少对公司的采购,将对公司生产经营和盈利产生不利影响。

除了上述情况之外,记者还发现,神通科技曾经还存在虚假承诺的情况。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9月,神通科技在办理业务过程中承诺其为非返程投资企业等行为违反了外汇管理规定,构成虚假承诺办理外汇登记行为,被国家外汇管理局余姚支局给予警告并处罚款5万元。

另外,2017年3月,武汉市公安局江夏区分局消防大队认定武汉神通倒班楼消防验收不合格并擅自投入使用,给予武汉神通责令停止使用,并处罚款3.1万元;因武汉神通消防设施、器材配置、设置不标准,对武汉神通处以罚款0.55万元。

低价买公司之谜

除了上述情况之外,记者发现,神通科技在2017年以低价购买了3家公司。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11月,神通科技以10075.43万元的价格收购神通饰件土地、厂房等资产。同时,2019年5月,天津中联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出具《追溯评估项目资产评估报告》指出,截至2017年10月31日,神通饰件转让的该部分资产评估价值11.18亿元。

2017年12月,神通科技以6505.78万元的价格收购了烟台神通100%的股权。同时,2019年5月,天津中联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出具《追溯评估项目资产评估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7月31日,烟台神通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14900万元。

2017年12月,神通科技以469.21万元收购了方立锋、金书珍持有长春神通100%的股权。同时,2019年5月,天津中联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出具《追溯评估项目资产评估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7月31日,长春神通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4024.61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3笔收购,神通科技均是以低于标的净资产的价格进行收购,合计共省了上亿元,看起来堪称“收购小能手”。

然而,神通科技事实上真的在收购中占大便宜了吗?

据了解,上述收购发生时,香港昱立持有神通饰件、烟台神通100%的股权,香港昱立的股权架构为方立锋持有49%的股权,陈小燕持有51%的股权,两者为夫妻关系。

而上文提到的金书珍为方立锋的母亲。同时,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方立锋和陈小燕合计控制神通科技76%的表决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也就是说,上述3起收购事件,其实是神通科技实控人变相向神通科技注入资产。

再看实控人在神通科技身上的收获。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12月,神通科技以现金形式分配股利9932.42万元;2018年1月神通科技以现金形式分配股利15202.22万元。上述股利分配均按股东持股比例分配。

实际上,截至2018年1月,除了蒋红娣持有神通科技0.58%的股权之外,剩余神通科技的股权均由方立锋夫妇间接持有。光靠神通科技上述两次的分红,方立锋夫妇就已经进账超过2亿元,相比之下,合计相差1亿元的转让低价还重要吗?